邮寄地址: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宝洁希望小学

联系人:叶新

邮编:616150

手机:15756821272

(邮政中通韵达圆通可到)

 

中国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研究生支教团是由团中央、教育部联合组织实施的青年志愿者扶贫接力计划全国示范项目。它采取公开招募的方式,每年招募一定数量具备保送研究生资格、有奉献精神、身心健康、能够胜任支教扶贫工作的应届本科毕业生,以志愿服务的方式到国家中西部贫困地区开展为期一年的支教工作,同时开展力所能及的扶贫志愿服务。

浙江大学自1999年项目开展以来积极响应团中央、教育部号召,已连续组建十六届研究生支教团,选拔输送一百余名支教志愿者,前往四川昭觉等地开展支教工作。十五年来,支教团志愿者们在学校领导的殷切关怀下,在昭觉县委县政府、团县委的直接指导下,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下,薪火相传、代代接力、倾情彝乡、奉献青春,在昭觉坚持以教书育人为本职,充分发挥专业特长,努力联系社会力量,着重抓好扶贫帮困,借助多方探索实践,开展了一系列丰富多彩并卓有成效的扶贫支教活动。

支教团组织开展“七彩课堂”、“阳光小屋”、“陪你走高三”、“心理辅导室”等活动,以实际行动开拓当地学生的视野、提升当地学生的素养并积极引领他们塑造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充分利用网络平台面向全社会开展爱心资助类项目“千人圆梦大行动”,物资募集类项目“暖冬计划”、“衣+=爱”、“微·暖”,基础建设类项目“修筑爱心桥”、“结对帮扶校”等;积极联系企业及个人设立求是奖教(学)金、民生奖学金等,激励在教育方面作出突出贡献的教师以及在学业方面表现优异的学生。

支教团的活动得到了国航浙江分公司、凡客诚品、杭州民生药业、宁波金和、杭州园林设计院、晶科能源、陕西沙龙传媒、杭州德信地产、宁波鄞州区工商局、西部阳光、深圳怀恩慈善会等爱心企业、社会组织及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大力支持。

支教团活动同时受到了来自人民网、新华网、中国共青团网、浙江日报、浙江在线、四川在线等各级媒体的报道。支教团扎实的工作也取得了昭觉县人民群众的充分肯定和信任,为昭觉当地的经济和教育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暖人暖冬暖心

——浙江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叶老师支教手记

前言:没有来过大凉山,你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什么是贫穷。

第一则:初识凉山

我们擦身而过却走上的相同的路,风浪再大也挡不住真心付出,我们是青年志愿者,无悔这旅途,放飞青春一起点燃,爱的温度。

——摘自《浙江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团歌》

我们是一路唱着这首歌走进凉山深处的。

一行五人,四男一女,浙大支教团,828日抵达昭觉。夏末的凉山早已有了一丝寒意。初来乍到,我们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民族特色的服饰、文化,当然,还有贫穷,带给我们不一样的视觉冲击。我们生活在东部,像温室里的花朵一样受尽呵护,没到之前,我们对贫困没有概念,想想无非是房子破了点,穿不暖,吃不饱。然而,当我近距离地走进凉山,拿着信号不足的手机,看见一个个穿着破烂放牛的小娃、上山捡柴火的老人,满眼都是数不尽的大山时,我忽然觉得,在这片土地上仿佛只生长着贫穷。

昭觉,川西高原,大凉山腹地,少数民族聚居区,国家首批重点贫困县。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县,由于地理、交通的闭塞,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彝人以荞麦、土豆、玉米为主要农作物,每天重复的就是喂猪、放羊、耕地和捡柴,他们做着东部人无法想象的劳动量,却依然只能保证他们,活着。

彝族人热情好客,寒冷的天气里,他们会围着火塘喝着酒,吃着坨坨肉,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永远有唱不完的歌。但是,印象中,彝族的歌,总是带着几分忧伤。

来之前,当地老师告诉我们,要多带几件羽绒服,因为入秋了,昭觉的冬天就来了。冬季的凉山可以说是出了名的苦寒之地,一年可以下七八次雪,体感温度可以零下十度。我们刚来的时候下了几场秋雨,将我们几个年轻志愿者的热情一次又一次浇灭,秋雨寒凉,五个人相继病倒,高烧、肠胃炎、痢疾、感冒轮番袭来,当杭州人还穿着薄薄的秋装时,我们只得换上厚厚的羽绒服,穿上秋衣秋裤,盖上两层被子,买上了棉鞋。对于我们来说,冬天真实地来了。

 

第二则:触摸凉山

    也许今天以后我们迈开脚步,也许还未告别就要踏上征途。我们是青年志愿者,不怕累和苦。只要齐心协力一定能,风雨无阻。

       ——摘自《浙江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团歌》

我们几个志愿者被分在了县城里的学校支教,但是我们不满足于此,每当得空,总是要下乡走走,去看看属于这里最真实的贫穷。一月有余,下乡十余次,行走山路几百里,尽管艰险但为了去看看山里的孩子们却也无所畏惧。

特布洛乡瓦曲村小学,距离县城60公里,两个小时车程,海拔3000米,我们随着颠簸的汽车沿着悬崖峭壁来到深山中的学校,没有通电,没有自来水,没有手机信号。一切都似乎与世隔绝,也许这就是学校中的桃花源吧。80名学生,4间阴暗狭小的土房子作为教室,3个年级,4个老师,撑起了几个村落的教育。再仔细一看,每间教室都只有一个小窗户,校舍的墙壁泥土已经脱落,屋顶已经烂了,黑板已经可以叫做白板了,因为黑漆已经落得七零八落只剩下白色的底子。当地的老师告诉我们,这家村级小学其实还是条件比较好的村小了。孩子们穿着破旧的衣服,浑身上下脏兮兮的,头发也是,感觉自打出生就没有洗过。他们新奇地盯着我们看,好像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多人,这么多操着奇怪口音的人,这么多穿着这么干净整齐的人。他们忧伤无奈的眼神总是能让我失落。他们当中的大部分都不会说普通话,甚至不会说汉语,他们还小,他们还有很多知识要学。

驱车前往柳且乡中心校,一个多小时车程。一个乡镇就简简单单的几间房子,剩下的全是大山。柳且乡中心校,一年级的100余学生,至今没有课桌椅,只能站着上课,孩子们捧着书坐在教室前面的台阶上读着,津津有味。学校的宿舍3间,每间20余平米,挤着百十余名住宿的学生。我们到的那天中午,淅淅沥沥的秋雨正在下着,我自己不由地裹紧身上的羽绒服,一脚踏进学生寝室,一股寒气迎面扑来,眼前的景象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四五个小孩,裹着一条露着棉絮的薄被子,枕着一个乌黑的枕头,挤在一张长满铁锈的小床上,孩子们正在睡午觉,我生怕打扰到他们,忽然我感觉到后背一凉,原来还有雨水从房顶滴下来!再仔细一看房顶,部分天花板真的快看到天了。伸手去摸摸孩子们的床单和被子,竟然有些还是湿的!校长谢斌无奈地说,孩子们家都很远,走山路要两三个小时,放学不能回家就只有住宿,下雨的时候,有些睡在上铺的孩子就会挤到其他人床上睡,铺盖也少,一条薄被子就是学生们过冬的全部家当。

这样的学校在凉山并不少见。凉山虽凉,也凉了我们的心。

我在一所希望小学教三年级,孩子们每天穿着单薄破烂的衣服,穿着凉鞋雨靴,我呢,又是羽绒服又是背心又是运动鞋,他们跟我这个大哥哥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每次昭觉一下雨,孩子们冻得直哆嗦,躲在教室里不敢出去。有一次,我教一篇课文叫《秋天的雨》,刚开始我问孩子们,你们觉得秋天的雨怎么样,他们说很漂亮,很美丽,很神奇。我说,不对,还有一点,我觉得咱们这里的雨很冷,一下雨就特别特别冷。孩子们都说不可能。他们还小不会去观察都说不信。果然,第二天,下雨了,他们却一个个像花谢了一样坐在教室里冻得直发抖。班长尔古拉日是一个很乖的小男孩,从小就是孤儿,跟着叔叔一家住在一起。有一次,我骑车送他回叔叔家,孩子在后座上突然抱紧了我,说:“叶老师,我好羡慕你,你还有爸爸妈妈,今天早上我又梦见他们了。”此时此刻,我竟无言以对。孩子的房间是一个杂物间,黄色的土房子里堆满了土豆和废弃物,房间门口就是鸡窝,隔壁房间是猪圈,孩子每天把床当成桌子写作业。每天早晨五点多,在黎明鸡叫声中,他就得起床做一会儿农活,然后背上书包走上两公里山路上学去。看见他身上露出了里子的衣服,我问他,身上的衣服穿了几年了,冷不冷。孩子说:“这些衣服都是叔叔家孩子的衣服,他们不要了就给我了,不过还蛮暖和的。”

冬天,山里孩子们的小手常常拿不起笔的重量,被木柴割破的手总是能冻得皲裂发紫,患上严重的冻疮。课间十分钟,孩子们一窝蜂地冲出教室,冲出学校大门,像解放了一样。刚开始看到这种场景,我很是不解,还没放学,他们是要干嘛呢?当地老师笑笑说,学校海拔有3000多米,气温更是低,孩子们坐在教室里冻得坐不住,他们这是想出去找柴火生火取暖呢。寒冷,离他们那么近,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说出来,扎地心口生疼。捡柴回来了,我拉着一个孩子的手,仔细一看,这分明是一个五六十岁老太太的手!沾满泥巴黑土的小手上沟壑纵横,冻得不停地颤抖着,仿佛阅尽了人间的沧桑,令人心碎。生完火,一堆孩子围在火盆旁边,烤着手,聊着天,兴致起时还会唱着歌谣:我模仿你写的字,学你说话的样子,春天走了秋天来,一次一次慢慢的懂事•••••我们去一所学校发放崭新的校服,孩子们排着队用期待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们手里的校服,等校服发到手里,他们当成宝贝似的,乐开了花,抱在怀里舍不得放下。老师告诉我们,孩子们几年都不会有一件新衣服,这对于他们来说,比过年还开心。

不光是穿不暖,吃不饱也是一大问题。由于山路遥远,幼儿园稀少,这里的学校普遍实行“学前制”。每天,当一至六年级的孩子们吃着国家提供的免费营养午餐时,学前班的幼儿们还只能啃着从家里带过来的土豆。冬天也是如此。每学期一两万的食材费对于山里的学校来说根本无力承担。每天中午,咬着冰凉的土豆,孩子们吃得津津有味,但是我的心里,却不是味道。恐怕他们早已忘了肉的味道了吧。

这样的孩子在凉山并不少见。我们的心凉着不要紧,但是不要让孩子们的心着凉了。

凉山,真可以配的上它名字中的“凉”字。

 

第三则:心暖凉山

    山再高,路再远,但是我们不孤独,你我的爱温暖了祖国的西部,流过汗流过泪也留下幸福,我们用微笑照亮孩子们回家的路。

——摘自《浙江大学研究生支教团团歌》

每次在无助时,支教团团歌总是能给我们力量。

对于我们来说,来到西部不仅仅是支教,看到此情此景,我们不是应该做些什么,而是必须做些什么。

说干就干,我们几个浙大的志愿者立刻商讨出了一个方案,大家马上分头行动,在微博、微信、人人网等网络平台上发起为昭觉县部分乡村学校学生筹过冬所需物品的暖冬计划。

也许每个人的力量很小,但是很多人的力量就能汇成爱的海洋。

今年是我们浙大研究生支教团来到昭觉第15个年头了,每年支教团除了教学之外还广泛联系社会力量为当地做善事。要改变昭觉当地的现状,帮助孩子们更好地学习成长,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从未止步。

下一篇

浙江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昭觉分团

2014年12月04日

上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