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国内众筹网站出于对非法集资红线的忌惮,思考转变商业模式时,国外的众筹已经被正式界定为互联网金融的新模式
  动画电影《大鱼·海棠》,在一个半月内通过网络筹集到158.26万元制作资金,这笔钱来自3593位网民,最少的给了10元,最多一个网友拿出了50万元。
  与此同时,另一部人气颇高的动漫《十万个冷笑话》为了拍摄剧场版,截至8月21日也通过网络募集到超过136万元的资金,出资人数多达5510人。
  在经历了两年多的摸索试探,借助这两个含金量颇高的项目,使得一种名为“众筹”的融资模式受到关注。
  “如果政策允许,下一部电影我都不用找投资人。”《大鱼·海棠》项目负责人梁旋自信地说。在2013年8月1日完成筹资后,该片成为中国募集资金最多的一个众筹项目。
  众筹一词译自英语Crowdfunding,即大众筹资,是指用捐赠资助或是预购产品的形式,向网友在线募集项目资金。
  2011年7月,众筹模式来到中国,国内第一家众筹网站——点名时间正式上线。此后,包括追梦网、淘梦网、乐童音乐、众筹网等在内的一批同类网站先后成立。这些网站旨在利用互联网和SNS传播的特性,让小企业、艺术家或个人对公众展示它们的产品和创意,争取大家的关注和支持,进而获得所需要的资金援助。
  在中国市场开放程度不高的背景下,众筹作为一种新的筹资渠道,更加引人注目。不过,由于监管界限不明和立法缺失,国内的众筹企业也面临矛盾境地,一方面,众筹被视为互联网金融的一个创新,受到业界人士的关注;另一方面,这一模式的从业者和推广者们却极力撇清与金融的关系。
  夹缝之下,中国的众筹网站试图走出一条自己的道路:为创业者搭建市场验证和推广的平台,同时,帮助他们寻找到更多志同道合者,共同将创意转化为产品。
  众筹蹿红
  相对于国外众筹模式的发展,中国才刚刚起步。
  这一模式的创造者是美国的众筹网站Kickstarter。该网站在2009年一上线就受到了外界的追捧,在美国引起一轮跟风,雨后春笋般出现了众多类似网站。其中,既有Indiegogo这样的综合类众筹网站,更多的则是专注某垂直领域的众筹平台,如专注于房地产投资的Fundrise、酒类的Craftfund、写作类的Wattpad等等。
  在2012年中, Kickstarter总共吸引了200多万名支持者,这些支持者共提供了总额3.19亿美元的资金。与2011年相比,筹集的资金增长了221%,而支持者人数也增长了238%。
  到今年中,Kickstarter已累计融资将近6亿美元,发布了10万多个创意。从独角喜剧表演到iPhone手表,再到电子香蕉钢琴,可谓应有尽有。而那些名列前茅的众筹项目,募集到的资金可以达到上千万美元之多,有数十万人的参与。其强大的筹资能力和对于中小企业(尤其是创意性项目)的吸引力非常强劲。
  “Kickstarter是到目前为止做得最好的众筹网站,它的创始人其实是热爱艺术的交易员。现在这个网站成长得很快,已经成为全球非常受关注的互联网金融商业模式。”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常务副院长廖理介绍。
  在《大鱼·海棠》之前,中国众筹网站的存在感并不强烈。点名时间2012年7月成立一周年之际,总共收到5500个左右的项目提案,通过审核上线的项目有318个,其中只有150个项目成功达到筹资目标,总共筹集资金不足300万元人民币,平均每个项目筹资额只有9267元。
  在中国众筹网站初创时期,为了获得更多的项目,一些早已在淘宝网、微公益等互联网平台出现的公益性项目纷纷被引入,甚至有些众筹网站专门从事公益项目。
  不过,纯公益只是众筹模式的范畴之一,作为一种新的业态,它在许多领域存在可能性。例如,总部位于美国辛辛那提的众筹创业公司SoMoLend认为,虽然现在已经有很多众筹网站都在帮助企业展开股权融资,但为小企业提供贷款蕴含着更大的机遇,并可能改变现有的银行系统。
  非法集资忌讳
  在《大鱼·海棠》项目负责人梁旋看来,3593位网民在不计回报的情况下给予了他信任和资金支持之后,应该得到一份惊喜——他原计划8月1日众筹结束后,让这些网民分享电影的股权。直到众筹的最后一天,这个念头仍然在他的脑中盘旋。
  但在多次咨询律师之后,梁旋最终放弃了分享股权的想法。“如果将股权作为投资标的和回报,将很可能涉嫌非法集资。”安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新锐提醒他。
  早在2011年,作为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律师,王新锐就参与了点名时间网站的考察。为了更好地理解政策,他们也多次向北京银监局相关负责人进行咨询,获得的回复是“先观察,不能一棒子打死,要看具体做法”。
  王新锐根据经验判断,涉及到投资回报,尤其是发放原始股是监管部门的忌讳之处。今年5月,证监会就曾专门召开新闻通气会,将部分公司利用淘宝网、微博等互联网平台擅自向公众转让股权、成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行为定性为一种新型的非法证券活动。
  在这种情况下,《大鱼·海棠》项目只好将回报方式定为电影票、海报、DVD、明信片、笔记本等物品,并最终会以邮寄的方式发给出资者。
  点名时间CEO张佑表示,即使政策开放,他们也不想做股份型众筹。“回报型的众筹是可以控制的,但股份型的众筹就太可怕了。”他说,这个“可怕”既包含了金融行业的复杂性,也包括了当前防止欺诈等现象所承担的压力。
  目前,在筹资项目开展前,国内众筹网站都会核实发起人的身份,要求对方提供身份证、毕业证书、公司执照等,并调查对方是否有完成项目的能力。项目开始后,所募集的资金一般都先汇入众筹网站开立的账户,再由众筹网站平台将钱分两次或三次打给项目发起人。发起人只有按期完成回报,才能拿到所筹集的全部资金。在这个过程中,众筹网站已经涉及到资金代管的业务,按惯例,这需要纳入金融监管的范畴。由于现在众筹网站涉及到的募款金额较小,尚没有触及监管部门的敏感神经。
  在监管界限不明的情况下,国内的众筹网站开始开辟另外的生存之道。在两年多的探索过程中,众筹平台发现了其营销和推广功能也同样强大。那些筹得资金额度很高的项目恰恰说明市场的需求旺盛,相反,如果在众筹平台上一个项目乏人问津,那么说明创业的方向出了问题,需要尽早调整。也就是说,众筹网站平台,在国内逐渐发展成一个给与创业者市场验证和推广的平台。
  张佑表示,“通常人们把众筹项目的重点放在‘钱’上,进而把众筹项目界定为互联网金融的一个分支,其实我们目前更加注重项目的营销与推广。” 在他的公开言论中,众筹的概念越来越被解读为类似于团购的模式。
  张佑曾告诉梁旋,“回报的设定要‘值’,要让支持人觉得自己虽付了50块钱,可获得了100块钱的东西。”
  给《十万个冷笑话》资助了10万元的傅宕指出,“点名时间”就是一个预售网站,而不是一个集资网站。
  JOBS法案借鉴
  正当国内众筹网站出于对非法集资红线的忌惮,纷纷贴上“团购”和“理想主义”的标签,或者转向营销和推广等职能的商业模式时,国外的众筹已经被正式界定为互联网金融的新模式,并在探索发展道路。如一年多前创办的SoMoLend,在今年初已经向89家小企业发放了340万美元贷款。
  2012年4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创业企业融资法案》(Jumpstart Our Business Startups Act,下称JOBS法案)。JOBS法案增加了对于众筹的豁免条款,这使得创业公司可以众筹方式向一般公众进行股权融资。而且,相关条款不仅涉及到众筹平台不得从事的活动、信息披露的要求、发行者的限制、发行者的法律责任等等,还考虑到众筹可能会被滥用而损害公众投资人的利益,对投资者也做了诸多限制。
  按照JOBS法案,众筹的最大募资金额为100万美元。其次,单一投资人的投资金额不得超过其年收入或净资产的一定比例(年收入或净资产低于10万美元者,可投资金额为2000美元或者年收入/净资产的5%;年收入或净资产高于10万美元者,可投资金额为年收入/净资产的10%)。
  在廖理看来,美国迅速为众筹平台立法带来两个启示,第一是互联网金融发展比人们想象的要快得多;第二是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蕴含巨大的风险,“必须加强立法”。
  “我们可以借鉴美国的JOBS法案,对众筹这种模式进行规范。”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研究总监周新旺表示。在现实中,由于中国整个金融法律不完善,对于互联网金融这一新领域,立法还存在一个适应过程。但需要看到,即使在美国,出于投资者保护措施的复杂性等考虑,对众筹依然颇为谨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推迟了众筹相关监管细则的出台。
  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确实迅速,事实上已经有不少互联网企业开始尝试将闲散资金集中至创业企业和中小企业,如在中国国内发展迅速的P2P网络借贷平台,就是通过网站把需要资金的人和有闲置资金的人联系在一起。这种方式比众筹所涉及到的资金量要多得多。
  包括央行、银监会等相关职能部门也都在密切关注着此类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但由于P2P公司所持执照属于“咨询服务”类,它们只是作为借贷双方的信息平台,这类模式尚处于灰色领域。即便是在监管部门内部,也存在争议。
  在周新旺看来,在这种环境下,对于互联网金融,应该先有一个基本原则,如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所提倡的,应有一个基本精神,即根据投资人的资产不同进行区分对待。美国JOBS法案已体现了这一点。

下一篇

众筹融资模式的中国探索:会不会碰到非法集资红线

2014年11月26日

上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