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期近一个月的一米阳光志愿行即将告一段落了,从一开始的,我们被患者要求服务,到后来的,我们主动微笑上前志愿。这段时间下来,我真正得到的或许并不是患者一句句的谢谢这么简单,在医院这样一个特殊的场所,所折射出的一些社会问题更是我们值得思考的。

萨克雷曾说过:播种行为,可以收获习惯;播种习惯,可以收获性格;播种性格,可以收获命运。在志愿行的这段时间里,对自己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每天上公交车无论前面有多空都径直走到公交车的最后面;看到有需要帮助的弱者会不自觉的站起来让座;在医院虽然脱了志愿者服下班了,可当看到有需要帮助的患者还是下意识的上前帮助他们。虽然说这些都是一些小事,但当这些行为渐渐成为了一种习惯,或许这也是一种收获。这些要主动帮助老弱病残的道理,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老师教导,可是当我们真正看到需要帮助的人时,那时候的我们却会因为胆怯,怕难为情,别人会帮等等这些心理而让我们收回了想要跨出的一小步。所以如何让这些小行为成为我们每一个的一种习惯,才是我们需要做的努力。

在当志愿者的这段时间里,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就是“你们这样一个月的工资是多少?”“没有工资你们为什么还要来干?”其实,第一次被问到的时候我真的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他们总会觉得做一份工作就一定要用金钱、利益来衡量。可能这还是与社会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在杭州,上海等一些大城市,有越来越多的这样的公益组织,参与其中的有78岁的小孩,青少年,中年人,甚至还不缺乏七八十岁的花甲老人,他们每一个人都自愿的来奉献自己的爱心,用一己之力或多或少的来帮助这个社会。有时候也会听到现在的年轻家长说,小孩子学习成绩好不好,将来到底有多少出息都不是家长所能决定的事,最重要的是要从小让孩子有一颗爱心。我想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会有越来越多的家长转变原来“只要学习好就行”的偏执观念。

在医院,我们常常能看到一些年迈的老人,或独自,或与老伴同行来看病。在这些老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文化水平比较差的,有些甚至可能还不识字,但他们还是只身一人来到一个硕大而又陌生的环境。有时你稍稍留意一下他们刚进医院大门时的表情,在他们脸上流露出的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与恐慌。在帮助他们的时候,我会尝试着问问他们为什么没有子女陪你们来,老人们的回答都是千篇一律的孩子们很忙,我们自己也可以的。有一天,一个中风的老奶奶来做磁共振,右手一直颤抖着,有个阿姨问她做这个检查要有家属陪同的,你孩子呢?老奶奶只是笑笑,含含糊糊的说了句什么。我想这笑声中不仅包含了被问时的尴尬,更多的可能是一种无奈和心寒。一个老人有那么多子女,在最需要他们的时候却一个个都不在身边。我们长大了,离家了,刚开始可能还会定期打个电话,或者回家看看父母,渐渐的我们甚至无情的连父母什么时候生病了都不知道。还有一些小孩都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着他们来看病的,有些老人连自己走路都不那么稳健,还要背着孩子,跑到这边看医生,跑到那边交钱。把自己的孩子交给父母,眼里只有工作,现在的家长、子女是不是应该适当放慢生活的脚步,可能你们觉得工作忙都是为了家人,能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可是在飞快前行的途中你们却丢失比这更重要的一些东西,子欲养而亲不待。

虽然是简单而短暂的一次志愿者活动,我们在带给别人帮助的同时,看到的更多的是在这样一个小环境中所折射出来的许多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社会问题。在社会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我们要思考的东西还有很多很多。

 

                                                                                                     

 

 

 

                                                         傅鑫萍

                                                        2014.7.28

下一篇

折射——一米志愿心得

2014年08月05日

上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