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闲人说:“做好人很难。”

       我知道。

       417,就是昨天,又是一个很冷的天,穿着毛衣毛裤外加一件风衣,我还是冻得哆哆嗦嗦。

又要去献爱心了。去的时候热情洋溢,真可谓带着一颗心来…..走的时候呢,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没有那么高的境界,不带一根草去,我要带,我想要带走一些人的觉悟,可是我能做到吗?我还是不知道。

来到某某中学,有一些人在迎接我们,笑容很灿烂,然而,我却从他们的语气和眼神里,捕捉到另一种东西。就像一块雪糕被扔进油锅里,在它刚要融化的时候,就被生生地抻了出来,外表那么烫人,内在却寒得彻骨。

寒喧了几句,来到校长室。

“要举行什么仪式吗?不就是要几个镜头吗?”校长轻描淡写地问。

“不,不是为了要镜头,也不是为了宣传某一个人或某一个组织,我们献爱心,传递爱心,是想让孩子们学会爱,懂得爱,传递爱。如果要镜头,那也是要证明,我这些物资发放到了学校,而不是另做它用。”

校长看我的眼神在瞬间迟疑了一下,不过只是瞬间的惊现,他很快又恢复了平静。

我的心凉凉的,一定比今天天气的温度还低。

是捐赠方没做好思想工作,使得他们曲解了我们捐赠的目地,还是接受者素质太低?简单的我,回答不了这个复杂的问题。

程序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校方讲话,绿风筝代表讲话,学生代表发言,发袜子,校长总结。

是天太冷,还是我的话没有温度,为什么孩子们表情那么木然?没有快乐,没有抵触,从始至终就那样站在冷风里,除了哆嗦外,其余的动作一个都没有。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残忍,与其说我是在唤醒他们,不如说我在糟蹋他们。

孩子们视校长如父母,父母不领情的事,孩子们能吗?

所以想让孩子们接受的事情,必需先让校长心悦诚服地接受,否则我们做得再多,也是劳而无功。

说到校长,我想起一句话“强将手下无弱兵”,那么弱将手下也很难出强兵。我想说的是,校长什么样,孩子往往就什么样。

孩子的状态反射出的是老师的态度,老师的态度往往又是校长思想的传递。

我只能追究到校长这里。因为你身为老师和孩子的父母官,有责任和义务抵制歪风,崇尚正能量。而不是自怨自艾,把对社会的不满传递给老师和孩子们。你是一校之长,必需有这个承受能力!

学校一行结束后,又来到了贫困村。放发工作并不是很有序,出现了哄抢现像。拿到袜子的村民一脸胜利的表情,那种胜利对我来说真是一种讽刺啊。

然后还说:“不就是一些袜子吗?”

知道了,近年来爱心团队越来越多,这些贫困村民不止习惯了这种捐赠,胃口也是越来越大。这里没有感激,感谢和感动,而是期待更多物质上的给予。在他们眼里,这是你们应该做的事。

话说到这里,我们这些想做好人的人,是不是要反思了?下次我们不带媒体,不照相,我们先做思想工作,再发放好不好?

请原谅,我这些天的行为,是有目的的,我不是为了心灵上的安慰,不是。我想让更多人心甘情愿地投入到这项事业中来,用心去传递爱,我在为和谐社会而努力,虽然我的力量很微小,但一米阳光,又一米阳光,必然会光芒万丈,同行和旁观的人,你理解吗?

下一篇

沉重的思考——绿风筝爱心团队

2014年04月18日

上一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